主页 > 活动 > 最新 >

威海“裸捐”保安马勇19年资助贫困学子47万

2015-04-06来源:编辑:

从开始做公益事业至今,19年里,马勇捐助他人总计达47万元。一名没什么学历、薪水也不多的退伍军人,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?直到跟了马勇一天后,我才明白了什么叫从牙缝里省钱。

    前几天,我休假回家,周围不少亲戚都在谈论马勇的事迹。两年前,我因采访认识了马勇,这个善良无私的好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两年过去,他的生活有何变化?怀着这份好奇,我再次走近马勇。(威海晚报记者 臧桠梅 图 李林 文)

除了单位提供的免费餐,马勇经常拿着玉米饼子就咸菜。

    3月30日,到马勇家时,已经下午3点多了,再过半个多小时,他就该上班去了。这两年,马勇在离家较远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当保安,上夜班,月收入2200元。

    公司下午4点要打卡,马勇来不及与我们多谈,便匆匆换上工作服,骑着电动车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马勇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一番着装后,赶紧到小区门口站岗。车辆进进出出,均要停车登记,马勇做得一丝不苟,平时笑起来憨憨的面容多了一份严肃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,马勇与同事轮流去吃饭。公司免费供应三餐,当天的晚餐是豆腐、粉条和米饭。“这比家里的饭菜丰盛多了。”马勇非常满足。

夜里的值班室,只有灯光与他相伴。

    夜里,马勇要独自到小区的另一间保安室值班。保安的工作说不上多累,却总是闲不住,不是四处巡逻、检查样板间,就是守着保安室应对突发状况。黑夜里,往往只有小区外路灯的光与马勇作伴。

    晚上12点下班后,马勇收拾好东西,骑上电动车往家里赶。因为母亲总要等他回家才睡下,这让他归心似箭。

    不管上不上夜班,当过兵的马勇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作息规律,早上5点半会准时起床。马勇手里有好多份贫困学生的名单,分布在各个乡镇,他得挨个下去走访,核实学生的家庭情况,而这些工作往往占据他白天的大部分时间。


这些年,马勇和资助过的学生留下不少合影,一有空他就翻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不去学生家走访时,马勇就在家待着,给父母做做饭,或是开着音箱唱唱歌。

    老院的老人最喜欢听我唱歌了。”马勇笑着说,最近,他正忙着组织志愿者准备去敬老院看望老人,还打算给老人们表演节目。

在过去的19年里,马勇倾尽所有捐助贫困学生,助学款总计达47万元。

    吃饱,穿暖,帮助别人,活得踏实,这就是马勇的生活哲学。

小区豪华的样板间,让至今还未成家的马勇心生羡慕。

捐资助学,他很大方:月薪2200元,每月给贫困学子汇款1700

个人生活,他很吝啬:舍不得吃穿,常常用饼子就咸菜

“裸捐”保安19年资助贫困学子47万

看着陈设简单的家,马勇感慨良多。

从开始做公益事业至今,19年里,马勇捐助他人总计达47万元。一名没什么学历、薪水也不多的退伍军人,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?直到跟了马勇一天后,我才明白了什么叫从牙缝里省钱。

威海晚报记者 李林

月薪2200元,每月给17名学生的助学款就达1700元

马勇每个月最盼着15号到来,因为单位在这一天发工资,这一天也是他给所资助的学生汇助学款的日子。

当保安的马勇月工资2200元钱,他每月固定捐助17名学生每人100元钱,剩下的500元扣掉交通费和电话费,再保不准看到个别困难学生再资助点,一个月的工资往往到手没捂热就没了。

马勇有一套西装,那是出席比较正式的场合才穿的,平日里,他就穿着保安制服来来往往。

“这一身还不到100块钱。”我至今还记得去年第一次见马勇穿这套西装时,他挺自豪地告诉我,买西装和裤子分别花了30元,鞋子的价格能贵点——35元。

羊年春节前,很少置办新衣的马勇破天荒地去集上花35元钱买了件线衫。“不管好看不好看,能穿就行。”别人说线衫灰不拉几不起眼,马勇却感觉挺好。

单位的伙食是免费的,马勇上班时就吃工作餐,不上班时就在家里吃。他家的厨房里只有白菜、萝卜和地瓜。前些天,一个邻居送来一些大姜,他的母亲把姜洗干净切成丝,打算用盐和酱油腌一腌当咸菜就饭。

一家三口,每年生活支出不足2000元

最近,马勇家所在的村正在拆迁,他和父母躲迁到了邻近的崔家村,政府租了三间房供他们暂时居住,一家人只需付水电费就行。

我问马勇,你一个月工资全捐给学生,拿什么钱交水电费?马勇告诉我,现在家里的花销主要靠父亲当清洁工每个月挣的1300元钱,全家人一年在生活上的现金支出还不到2000元钱。

马勇的父母今年都七十多岁了,瘦瘦弱弱的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以前,马勇的母亲刘树敏不知道儿子资助学生,还以为他是把钱都攒起来了,直到五六年前有学生来家里看望马勇时,老人才知道儿子偷偷资助了那么多困难学生。

“如果他不资助别人,家里的条件还能好一些,可到了现在,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刘树敏无奈地说,她骂过马勇,也劝过马勇,可儿子是个倔脾气,怎么说也说不动。儿子不替自己打算,她只能替他多操心,努力节省每一分钱,为他将来考虑。

为了省钱,马勇家的电视只能收到两个台,刘树敏每天只看会儿新闻,就熄灯休息;刘树敏6年里没买过一件新衣服,老伴的牙快掉光了,也没去补一补;逢年过节,家里才会割10块钱的肉包顿饺子;每当马勇没钱捐助贫困学生时,总是家里出钱给他支援……

感同身受,倾尽所有捐资助学也无悔

对父母,马勇并不是没有愧疚。“我不愿父母受苦,可放弃助学我又做不到。”他说。

“我还在部队时,母亲的手指被机器割断了,没钱去医院治疗,战友们知道了以后,主动给我捐了款,让我寄回家去给母亲治病。”谈及自己捐资助学的原因时,马勇说,或许一切的根源都从那时开始,战友们的善意让他懂得感恩,也学会了帮助他人,在那之后,他断断续续照顾过不少孤寡老人。

退伍后,马勇干过不少工作,活塞环厂、保安公司、船厂都有过他的身影,他甚至还收过废品。不管挣多少钱,他都会把工资的一部分拿出来捐给贫困学生或其他有困难的人。2005年,马勇在乳山六中当保安期间,一个每天吃馒头就白开水的贫困学生给了他极大的触动,从那时起,他便走上了捐资助学的道路,直到现在。

去年,马勇资助了一名学生,这名15岁的学生的父亲去世,母亲病重,长这么大从来没吃过一口蛋糕。“看到他就像看到了自己。”马勇说,他打小家里条件不好,中途辍学,太清楚没学上的痛苦,这也是他愿意倾尽所有坚持助学的原因。

这些年,马勇一共资助了72名学生,捐款达47万元,他自己则一分钱存款也没有。他资助过的学生,有的还在念初一,有的已经毕业工作了。每每收到学生发来的问候或告知生活和学习近况的短信,都是马勇最开心的时候。“无论付出多少艰辛,我都觉得值。”他说。

资助贫困学生,马勇从没想要什么回报,逢年过节,学生们来家里看看他,他就挺高兴的。“我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好处,只要我资助过的学生们懂得感恩,当别人需要帮助,他们也能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,就足够了。”马勇说。

“有时饼子就咸菜也能凑合一顿。”马勇说。

“吃得饱,穿得暖,就是幸福。”当我问马勇觉不觉得苦时,他这样回答。

文章关键词:

马勇 威海 年资

热门资讯

关于灏瀚业务合作合作伙伴诚聘英才网站导航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2014 HAOHAN 灏瀚户外 自驾运动网 版权所有